首頁 芙蓉樓 首頁

丹徒南鄉的三張名片

2019-09-30 10:32

ec2ae7ca-7245-4808-bb7f-076c84726881

上黨挑花   紀晨 攝

c2cab95d-6a40-481d-b9e3-bbf123099d95

南鄉田歌   文雯 攝

□ 徐潤福

丹徒是聞名江南的千年古邑,有著十分豐厚的民間文化資源。丹徒南鄉地處“吳頭楚尾”,是吳國早期的政治文化中心,也是“吳文化”的重要發祥地。現今丹徒境內流傳的民間文化,明顯帶有早期“吳文化”的烙印,民間文化源遠流長,南鄉田歌、南鄉服飾、上黨挑花就是其中三張靚麗的名片。

南鄉田歌

丹徒南鄉田歌也稱秧田歌、田山歌、插田歌、薅秧歌等,起源于當地農民的各種生產勞動。當地農民以勞動伴歌為習俗,可追溯至7000年前的耕作文化時期,經過口耳相傳,一直傳唱至今。南鄉田歌是丹徒先民們即興自發創造的“勞動號子”,主要有耕田的“耕田嘞嘞”,插秧時的“插秧田歌”,打麥收獲時的“打麥號子”,耥草勞作時的“耥草田歌”,車水時的“車水號子”等等,現在統稱為“丹徒南鄉田歌”,2006年被列入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南鄉田歌出生在民間,扎根于沃土中。經過長期的發展演變,形成了格調清新、風格多樣、音韻流暢、語言簡潔明快、鄉土氣息濃郁的藝術特色。田歌的曲體,一般是兩句體、四句體或多句體的段式結構,除采取領合形式的部分曲目為規整形節奏,其他大多以自由疏散的節奏節拍。千百年來,在這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哪里有人們勞動,哪里就有田歌飄蕩。優美的歌聲驅走了勞動的單調,忘卻了終日的疲勞,消除了胸中的郁悶,抒發了創造的豪情。

隨著現代生活方式對民間傳統文化的沖擊,南鄉田歌遇到了嚴峻的挑戰。丹徒文化部門做了大量的普查、搜集、整理工作,組織文藝工作者深入到農村山鄉,挖掘丹徒田歌這一優秀的民間藝術遺產。

近年來,以孫阿英為代表的丹徒田歌手,將原生態的南鄉田歌進行整理加工再創作,把田歌搬上藝術舞臺。三山中心小學、三山藝術幼兒園還將南鄉田歌納入校本課程,在孩子中學唱南鄉田歌,帶出了一大批小田歌手,使丹徒南鄉田歌不斷傳承與廣大。

南鄉田歌是丹徒人民集體智慧的結晶,是丹徒人民心上的歌。丹徒人民將一代一代地把南鄉田歌繼承下來,傳唱下去,使這一藝術奇葩越開越艷。

南鄉服飾

很久以前,在丹徒南鄉的谷陽、上黨、上會一帶,姑娘、婦女擅長挑花、剪紙等“女紅”技藝,用于點綴和美化日常穿著和隨身小物件。久而久之,他們的服飾越發絢麗多彩、土色土香,極具地方特色。現在,我們統稱為“南鄉服飾”。2011年1月,丹徒南鄉服飾入選鎮江市第三批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南鄉服飾始于何年已無從考證。南鄉人十分看重“女紅”,姑娘們從小就開始學習,在長輩們的訓導下穿針引線,然后描個簡單的花樣兒,繡個荷包兒,再在鞋面上繡個花。等到姑娘到了該出嫁的年齡,她不僅要為自己精心繡織一件件嫁衣,還要為丈夫的家人分別繡一些禮品帶過去,以表示對長輩的孝敬、對同輩的禮貌。

南鄉服飾的面料大多以她們自制的“土布”為主,即由古老的木制機械紡紗織布,通過染色(衣褲以藍、黑為主,頭巾以白色或黑白相間為主)、裁剪,然后按照自己的意愿繡個花草蟲鳥,編個花花邊兒,結個流蘇穗帶,再后就縫制成頭巾、衣褲、鞋襪等,以此來打扮自己,美化生活。

南鄉服飾的實用性很強,符合當地婦女生活與生產勞動的需要。比如,頭戴包頭巾,既可擋風遮陽,又可以抵御寒冷,保護自己的發型。腰系圍裙可以維護衣服的清潔,一旦弄臟也易洗省力。元末著名學者戴良的《詠插秧婦》,便是最好的寫照。詩云:“青袱蒙頭作野妝,輕移蓮步水云鄉。裙翻蛺碟隨風舞,手學蜻蜓點水忙。”詩中描繪了插秧婦女身著南鄉服飾輕快勞作的情景,洋溢著水鄉田野的生活氣息。

此外,南鄉服飾還經常作為饋贈禮品,在親朋好友間禮尚往來。例如,給意中人送一兩雙繡花護肩,以表達自己的關心與愛慕之情;再如,親朋好友家生孩子,送一兩件親手繡織的毛毛衣、老虎帽、老虎鞋、老虎兜肚等,以祝賀孩子身強體壯、虎虎生威;又如,長輩們過壽,送一兩件繡有松鶴圖樣的布鞋,以祝福老人家健康長壽、松鶴延年。

上黨挑花

上黨挑花流傳于上黨鎮及其周邊地區,是當地婦女日常習作的傳統民間手工藝品。作品風格樸實無華,獨具魅力,至今已有數百年歷史。

挑花是一種手工刺繡方法,分平挑花和十字花兩種。它以土布或麻布做底布,以棉線做繡線,將五彩絲線挑制在底布的經線、緯線網格上,形成色彩絢麗、明暗錯落有致的各種圖案。遠遠望去,這種由人工一針一線挑制出來的圖案就像一幅精美絕倫的國畫,洋溢著濃濃的鄉間情調。

最早的上黨挑花運用廣泛,實用性強。從婦女的頭巾、婚服、繡鞋、圍腰、鞋墊、荷包,到小孩的圍嘴、肚兜、童鞋等,以及帳簾、枕套、床單等生活用品。村里的女孩從小就學習捏針走線,個個都是挑花的好手。記得我小時候,曾享用過母親的挑花衣物,也親眼看見奶奶和村里年長婦女的挑花手藝。她們挑花的圖案題材廣泛,取材于日常生活中的山水、草木、蟲魚、鳥獸等,形成蝙蝠(福)、桃(壽)、桂花(貴)等常見圖案,觀賞性極強,取吉祥喜慶、幸福美滿、福壽平安之意,很受男女老少的喜愛。

說到上黨挑花能手,首推上黨鎮東貪村的王月蘭。作為村里挑花藝術的傳承人,王月蘭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跟隨老一輩學習挑花,至今已經有40多年。她回憶說:“我小的時候,挑花還挺紅火,過年時長輩都會繡個新的圍兜、圍嘴什么的給小孩,新娘子出嫁的時候也會在嫁衣上繡上一些吉祥的圖案。”在那個年代,挑花幾乎是當地女子人人都會的一種活計,王月蘭的挑花圖案構思大膽而巧妙,構圖飽滿而均勻,取材豐富多樣,成為遠近聞名的挑花能手。

然而,隨著社會的發展與時代的進步,上黨挑花工藝后繼乏人,陷入技藝瀕臨失傳的尷尬境地。上黨鎮鎮政府和相關部門花力氣搶救這一民間藝術,他們將挑花藝術成功申報為省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并開設挑花藝術培訓班,參加各類民間藝術展會,讓更多的人了解挑花、認識挑花、學習挑花。同時,在中小學、幼兒園面向學生和孩子開設挑花藝術興趣課,教孩子們學習并傳承上黨挑花工藝,讓這一優秀的原生態民間工藝走出低谷,重現昔日的輝煌。

責任編輯:阿君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北京pk10最新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