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芙蓉樓 首頁

冷遹的實業救國之路

2019-09-27 17:39

 

006ee34f-cf16-47ab-9cdb-1bb088a788a7

中國國貨公司

9c3187ce-d421-426e-bf8d-62a54fe6bc3d

鎮江商會舊址

文/圖 王榮 王抒滟

2019年8月18日,冷遹先生逝世60周年。冷福群、冷福安在《懷念父親冷遹》(江蘇文史資料第27輯)一文中寫道:幾十年來,父親在人們心目中是個實業家。其實,父親逝世后,并沒有什么“萬貫家財”。我們感激他老人家給我們留下的不是物質財富而是精神遺產。

冷遹(1882-1959),字御秋,政治活動家,民盟、民建、中華職業教育社的創始人之一。1921年,退出軍政舞臺,本著“實業救國”的理想,以發展民族經濟為己任,創辦了江北鹽墾公司、杭州福華絲綢公司、永安蠶種場、黃墟農楊、四益農場等企業,并出任多家公司的董事長。

大豐鹽墾公司

實業救國之路的起點

護法運動失敗后,冷遹自廣州回到上海,居住在上海復興中路(拉斐德路)285弄47號(瑞華坊)。時值張謇發起創辦大豐、泰和鹽墾公司,他與張謇的交往中受到啟發,積極響應。

1918年12月,大豐鹽墾公司在上海南京路正式成立,注冊資本200萬元,土地面積達120萬畝以上,劃分35個區。冷遹投入10股,計1萬元,以“明懷堂”堂號注冊登記,成為公司創辦股東之一。

1920年8月-1921年9月,冷遹受泰和鹽墾公司董事會之聘,擔任總經理,與公司同仁一道,竭力做好農田水利基本建設和試墾植棉的前期工作。1926年8月,張謇去世,翌年董事會改組,冷遹以最高票當選董事,實際代理董事長之職。

1931年7月江淮發生特大水災,從而引發了大豐公司與里下河地區災民的糾紛,雙方民眾圍繞保壩和開壩劍拔弩張,并已發生多次群體性械斗事件。公司連續致電在上海的冷遹,“開壩破圩實為同歸于盡之舉……深恐激起佃潮,請向省政府接洽,為佃農請命”。冷遹接電后,盡力從中斡旋,力勸公司保持克制,并與江蘇省主席葉楚傖、綏靖公署督辦張之江聯絡商洽。9月20日,省政府委派李明揚將軍赴大豐鹽墾公司調查水災事件,研究處理方案,結果是大豐公司雖反映情況屬實,但為平息上游各縣民眾情緒,公司同意開壩放水,受災佃農財產損失由上海賑災慈善機構適當予以撫慰,一場轟動國民政府最高當局的水災糾紛事件得以平息。冷遹在處理重大事件上所表現出來的豁達忍讓、胸懷全局、情系民生的風度,受到公司上下的敬佩,體現了冷遹興辦實業的出眾才華與“實業救國,福祉百姓”的愿望。

冷遹先生擔任大豐、泰和、華成三家鹽墾公司董事長多年,對公司的經營管理、推進鄉村教育、對外聯絡協調發揮了不可磨滅的作用,是近代沿海鹽墾開發的先行者。冷遹長子冷福田(1915-2009),受父親的影響,立志學農,1934年考取浙江大學農學院,后致力于蘇北鹽墾土壤改良事業,成為新中國鹽堿土壤研究專家。

四益農場

率先公私合營

1929年10月,由中華職教社、中華職業學校、黃炎培、冷遹等創辦三益蠶種場,場址在橋頭鎮。

1930年,冷遹、陸小波創辦高資均益蠶種場,隸屬均益農產育種公司。

1932年,嚴惠宇、陸小波接辦永和蠶種場(1920年由夏楚白創辦,場址位于四擺渡),更名為益民蠶種場。1937年凌氏兄弟投資,建立了益民二場,因抗日戰爭爆發而未投產。

抗日戰爭勝利后,益民、益民分場、均益、三益等場改組為“四益農產育種場”,冷遹任董事長,嚴惠宇任總經理。設蠶桑、畜牧、種植、園藝四部和九個分場。

1952年1月,四益農產育種場由鎮江市政府接管,同年12月27日更名為鎮江蠶種場,歸省農林廳管理。嗣后,原四益農產育種場一、二分場和四擺渡蠶種場(原明明蠶種場)合并成立國營鎮江蠶種場;六、七分場成立茶場,由丹徒縣領導;八、九分場(園藝、畜牧)劃歸鎮江市政府領導。

提倡國貨

創辦鎮江國貨股份公司

20世紀30年代,鎮江愛國民族工商業者看到眾多洋貨充斥鎮江市場,嚴重影響民族工商業的生存和發展,為提倡國貨、抵制日貨,繁榮省會市面,發展國內生產,挽救民族工商業,冷遹、嚴惠宇、楊公崖等聯合上海國貨產銷合作協會及各大國貨工廠,于1934年籌創鎮江中國國貨股份有限公司。冷遹任董事長。

1934年4月3日《申報》刊載:鎮江冷御秋等籌創國貨公司——股額暫定三萬元,每股二十元,以期一般熱心愛國之志士踴躍參加,藉謀實際,推銷國貨,挽回漏厄。現股本業經聚有相當成數。籌備處設于王家巷八十一號,并由鎮江中國銀行開始代收股款。聞該公司之貨品,均由上海及各省之國貨工廠供給,精選優良新穎之貨品,更采取薄利主義,藉謀減少舶來品輸入。聞各界人士多熱烈贊助,為我蘇省會生色也。

出任中國藥物建設公司

董事長

出面疏通藥廠產品

運輸渠道

1942年,姚惠泉根據中共地下組織的指示,創辦仙鶴草素藥廠,以向蘇北運送藥物和收購藥材為名,陸續提供新四軍所需物資,仙鶴草素藥廠也成為新四軍在上海的交通和聯系據點。1943年,更名為中國藥物建設股份有限公司。

1947年年底,由于資金發生困難,公司改組了董事會,冷遹代表中華職教社參加,當選為董事長。冷遹以他的地位和社會影響,出面疏通藥廠產品運輸渠道,使藥廠擺脫困境。解放戰爭期間,不僅向蘇北解放區提供藥廠產品“仙鶴草素”,還有“包括龍頭細布4000匹、膠鞋2萬多雙。當得知新四軍需要無線電收發報機、電臺時,多方設法從香港買來機件,拆散后夾雜在公司貨物中分批運出”。

公私合營后,中國藥物建設股份公司歸并為上海長征制藥廠。

1946年3月,冷遹在《中建二年》上發表《地方建設的基本問題》一文。1947年4月17日,出席中建農場工作者座談會,作了《農村工作一得》的發言,全文刊發在《中建》民國36年第一卷第24期上。浦東同鄉會人士王艮仲回憶說:“御老的為人謙虛、沉穩,無論是在鎮江還是職教社,都體現了他的作風和做人之道。我在浦東辦浦建公司,請他去當董事長,御老把他的作風帶到了公司里面!”

臨危受命

出任鎮江商會主席等職

1927年,冷遹任江蘇省蠶桑管理委員會主任。1935年10月,冷遹任鎮江商會主席。1936年任江蘇省商會執行委員。時任全國經濟委員會蠶絲改良委員會常委的冷遹聞悉日本帝國主義破壞中國蠶絲業的情況時,曾憤慨而又辛酸地說:“國家社會的根本問題沒有解決,坎坷艱辛地開創一點實業,雖然也能對國家有所裨益,但終于是徒勞的。”

1924年6月,陸小波、胡健春等投資建成“第一救火會自來水廠”,1926年更名為鎮江自來水股份有限公司。1934年,胡健春病逝,陸小波任總經理,冷遹任董事長。1937年,鎮江水電公司被日軍侵占。抗戰勝利后,重組設立鎮江水電股份有限公司,冷遹任董事長。

鎮江縣銀行建立于1947年8月,開業于同年10月7日,行址在鎮江大西路256號。鎮江縣銀行以調劑地方金融,扶助經濟建設發展合作事業為宗旨,依照縣銀行法及股份有限公司之規定,負責本銀行之行政事務,收受存、放、匯款,代解各種款項,代理公債或農業債務,保管貴重物品或有價證券,與其他銀行訂立特約事項,代理公庫,經營一般銀行之信托業務等項工作。1948年初,冷遹任董事長。

責任編輯:阿君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北京pk10最新历史记录